听夏

最后我没有再打扰你 你也没有再想起我 终究在人海相遇的人 终究要归还给人海 我只能束手無策的看着你去爱別人了。

上岸的鱼就再也不会是鱼了

上岸的鱼就再也不会是鱼了


人生被分为一页又一页的篇章,而生命中也会出现一个人,将一个人的命运分为两段,未遇见他和遇见他之后。


他们互相治愈,用彼此的热情和精力充斥彼此的生活,也透支了两个人生命的交叉点。


上岸的鱼就再也不会是鱼了,过去,许清梦不愿用沉重的负担去压迫陆离的梦想,现在,许清梦更不可能用曾经的名义捆绑陆离。


陆离会有比目前更好的前途的。


她看过他眼里的渴望,所以更希望陆离被人群簇拥,更希望他前程似锦,周围人声鼎沸。


而许清梦已经分不清,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岁岁年年,已然春风又拂面,才觉相思已成习。


(结束啦!更新完毕!)

她站在人群中,眼泪滚滚而流

她站在人群中,眼泪滚滚而流


陆离真的火了,他的粉丝量从曾经的几百人,变成了现在的几百万人。而她现在的生活似乎也趋于平静,几年前的故事似乎已经成为上辈子的事了。


他的第一场音乐节,许清梦想了又想,买了去上海的机票,就一次。像五年亲前一样,看到海报,她还是会心动。


在酒店里,她试了很多种口红颜色,心里莫名紧张,对着镜子照了一遍又一遍。


在来到音乐节的现场的时候,许清梦还是被惊呆了,数万人的场地,数万人只为他而来。他的名字在大屏幕上所有人都看得见,他的歌在震天响的伴奏声中放了一遍又一遍。


他终于出场了。旁边女孩的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许清梦站在拥挤的人群中看着他耀眼如太阳,他再也不是那个在小酒吧里眼神渴望又愤怒的男孩了,他成为了很多人的光。


在他和粉丝告别的最后,他开始哼唱那一首歌,“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许清梦仰头看火烧云蔓延了整片天空,眼泪滚滚而流,旁边的有一个男孩给她递了一张纸巾。


“谢谢。”


“陆离的歌是从淤泥里长出来的花。”旁边的男孩看着许清梦的眼睛认真地说。


许清梦吸了吸鼻子,重重的点头。


两天后,她偶然看到了陆离的直播回放片段,弹幕:“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陆离笑了笑,躲出了屏幕外,一字一句开始说:“白羊座,喜欢吃辣,喜欢画画,肆意张扬,最好是长沙人。”


最后,她看到他用口型叫出了她的名字,许清梦。



(很久很久以前没有发完的,更新啦!)

你期待的是什么

你期待的是什么,是在那个小城市里,装修的还不错的家里,厨房里因为要蒸馒头而散发出的氤氲水汽;是爸爸妈妈看着时间去掀开锅盖的严谨;是做好馒头以后堆在案板上的拥挤;是窗户上往下滴水氤湿窗花的年味;是往外看小区里的雪下得如席似的。其实,人们总觉得是因为年味才带来的这些,但是我觉得并不完全是,而是有家才有这些。


每一个人都期待出去看看,走得越远越好,可是,当你真正走出去,每天不得不吃外卖的时候,即使外卖再美味,可它总是缺少一种东西,也许就是家的味道吧。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最想家的时候,有种莫名的情绪,不敢打视频,怕惊扰别人,就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开始流泪,然后听着助眠视频,悄然睡去。第二天,又开始了忙碌。


每天的焦虑越来越多了,很难受的情绪,想逃离,想逃避,但是,期待有好的结局。


立冬快乐。


每次听Yue姐姐的助视频的时候,我的心就会有一钟难以言说的善良感,有点想哭,还有点想家。

如果再看到一点让我感动的语言或者想到一点美好的事物时,就会很心软。很想成为一个特别善良的人,有一种特别想帮助别人的感觉。无论在现实世界里有多么卷,多么残酷,如果有一个人一直陪伴你,那我也许就不用独自一个人面对了,好像有了一种依靠,这种感觉难以形容,但是会很舒服,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支撑着我在这个现实里披荆斩棘,走下去,成为更好的人。

对了,我还有一种错觉,感觉全世界的人都不再张牙舞爪,好像都收起了锋芒,哪怕只是表面功夫,但是这就够了,足够了。

明天,会更好的,化个妆,抬起头,好好学习,好好生活。

谢谢Yue姐姐,谢谢。


我生来就害怕阳光

留声机传来阵阵安魂曲

她抱着一束枯萎的红玫瑰

荆棘刺破了手指

安静的只有汩汩之声

她躺下来

“总会和照片里的人相见的”

不留恋,不悲喜

灵魂终归会回到重逢的那天

就让鲜血成为祭奠过去的墓碑

荔枝

亲爱的荔枝,见字如面。

你还好吗,最近天气很冷,你可要照顾好自己,我不在你身旁,你千万要多穿一点衣服,我不想你被风吹走,如果吹到我身边,我可是百般不会放你走的。


还是像往常一样,我有些话想跟你说,算是一些闲聊,又或者是一种倾诉。你不要厌烦,爱你。 荔枝,我把头发给烫了,说不出来的卷,仔细打理一下还是挺好看的,就是护发太麻烦了,我有点厌烦,但是我舍不得自己的头发变坏,毕竟,18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做头发呢。但是我总是为自己的容貌焦虑,以前我觉得自己化完妆挺好看的,但是后来我知道了有效化妆和无效化妆的区别之后,我就更焦虑了。我画完妆也不漂亮。可是没有办法,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以后自己能够赚钱之后了。


荔枝,我甚至不知道你的长相,但是,我希望你漂亮,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焦虑,也许你会拥有更多的机会吧。


荔枝,最近我总觉得自己被什么追赶,还是焦虑,快要四级考试了,我一直都自信满满,可是昨天做完一套题之后,我才知道我错了,一败涂地,我好怕,我真的好焦虑。看到别人忙碌,我就更难过,逼着自己早起,背书,可是并没有什么好的结果,你说,我会不会一直就这样倒霉啊。


对了,荔枝。那天我一个朋友问我可不可以推荐一些书,我仔细想了一下,我真的很失败,把太多的时间用在了手机上和电子信息上,我很少再看纸质的书了,我有一种很失望的空虚感,这种感觉让我更焦虑,更无力。


我总会觉得要学习的专业课好多,尤其是英语,这简直是我的噩梦,我不知所措,文字的运用更为贫乏了,好像成为了一个很无趣的人,荔枝,对不起,我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我曾经有过宏图大志,后来我逐渐就明白了,原来,芸芸众生,就是我自己。是个是社会中下层的普通人。荔枝,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拥有奖学金,我觉得可能不吧,但是我妈妈总是告诉我,放平心态,对啊,怎样都行,专注自我,尽力就好。可是,我尽力了吗,我好像没有啊。


荔枝,在你那个地方,你是不是过上了你想要的人生,你是不是没有我这样的烦恼和焦虑。我希望你永远也不要知道焦虑的滋味,我希望你永远快乐。


还有,现在的单身状态,我没有喜欢的人了,甚至没有了悸动的感觉,羡慕着别人,但似乎并没有渴望。好像就是习惯了。


荔枝,好像只有在文字中,我才能暂时摆脱焦虑,但是遗憾的是我没有在一个很安静的环境里给你写信,我有点失望,毕竟,我爱你,我只想说给你一个人听。


最后,荔枝,我不知道何时能见你,又或许一辈子也见不到,就想我不可能将人生重来一样,你也许就是一次我的重生。


荔枝,你从来都不回信,但是我会能坚持写给你的,一直写到我能见到你的那一天。


荔枝,元亨利贞,希望你的人生永远都是上上签。


为你,也为我。

我在你的眼里看到了成名在望,唯独没有看见自己的明天。

我在你的眼里看到了成名在望,唯独没有看见自己的明天。


17年的那年春天,许清梦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了一张海报,是一张演出的预告,海报上的人都很年轻,许清梦看见了一个穿着蓝色卫衣的男孩,眼神中有一种让她熟悉的感觉。


许清梦学画画的,画的是国画,本来画画这个行业就是需要有贵人识别的,如果没有人赏识,在这个五颜六色的世界里面怎么能看得见黑白呢。


她画的是花,可是她却很少上颜色,她觉得黑白色的花更有生命力,就像是黑暗里长出来的一样,不顾一切去证明自己的存在。


许清梦虽然是学画画的,但是她热烈又奔放,自诩的艺术家总要和常人有点不一样的。艺术的灵感也应该来源于现实。


于是,她撕下那张海报,走进了酒吧。


人很少,歌手唱着时下并不流行的歌曲,说唱音乐好像在那个时候没有走近很多人的视野,只有年轻人,也只有年轻人才会有这样的激情。


许清梦全程盯着那个穿蓝色卫衣的男孩,男孩刘海有点遮眼睛,拿着麦在台上随着音乐唱着歌,歌没有很多的旋律,但是却有一种爆发的力量,从内心深处的,渴望的,执着的,愤怒的情绪,许清梦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在演出的结尾,许清梦加入了那个演出通知群聊中,后来的后来,从春天到秋天,只要是有那个男孩在的地方,只要是长沙,她都会留意,只是在最后一排隔着人群认真地听那个男孩唱歌,在演出的结尾,悄然离开。


有些人,也许注定就要相识。秋天的那场比赛中,他朝她走了过来,他说他叫陆离。许清梦有点发愣,她悄悄地笑了,用很拙劣地谎言告诉陆离她为什么一个人来。


也许在那段不知道叫什么的感情之中,许清梦一直伪装的很好,她看起来好像若无其事,她好像肆意又张扬,她刻意掩饰自己内心的波澜,刻意告诉陆离有人买她的画,但只有在那天打台球的晚上,许清梦不经意间流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她告诉陆离的那些话,不仅仅说给陆离听,还说给自己听。


在认识之后,他们一起看电影,看了很多经典老片;他们在一起喝酒吃烧烤;他们在一起谈天说地;骑摩托在大街上尖叫。路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们,然后,他们就像神经病那样放声大笑。有时候,好像只有和陆离在一起,她才能挣脱出无奈的生活,她才能不被姐姐的破事缠住,才不用拼命的画自己不喜欢画。


狗屁艺术为人民,艺术为人民币!


有时候,她真希望时间就此停止,许清梦喜欢在台下看着陆离笑着亲吻奖牌的时刻,他会火起来的,许清梦想。


可是梦总会有醒来的那一天,不管你接不接受。姐姐还是出事了,许清梦已经警告姐姐很多次不要再去和那些赌博的人有任何牵扯,意外总是先来一步。她看见躺在病床上的人时,快要昏死过去,用她最后的力气告诉了陆离。


她还不上姐姐欠下的债,她也不想让姐姐至于危险中,许清梦痛恨自己,在那一次后,她突然就觉得陆离应该有大好的前途,可是许清梦看不见自己的明天,她想放手了,她不想拖累他。


她知道一切该从梦里醒来了。


后来,许清梦做过很多兼职,在夜店,在酒吧,在餐厅。有一次,她故意发了一条朋友圈,那条朋友圈仅陆离可见。许清梦实在没有勇气面对微信上每次52条的消息,在还完钱后,她删掉了陆离的所有联系方式,就只能让过去成为过去。

“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第一场上海音乐节后,爆红的人气使得无数新闻媒体争相采访,有记者将话筒递到他面前:“陆先生年少有为,有没有什么经验要和新人歌手分享的?”


“amazarashi曾经写过一句歌词,你相信的,是正确的。”陆离站在话筒中间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就想起了许清梦说过的话,“黑暗中的花朵也要努力生长。”


记者们用赞赏的目光示意他说下去,“世界的善意有时会在不经意间出现,做好自己的,不要后悔自己选择的路。”


有记者似乎听到了弦外之音:“您的写歌灵感是什么,会是您周围很重要的人吗?”“过去的总会过去,我们都不能一直停留在从前。”


陆离若有所思。


回到酒店,陆离开了个直播,他想和粉丝们聊一聊,听听听众的想法,好为之后的新专辑提供新思路。粉丝们也都是明眼人,看完采访之后,他们不约而同在下面留言刷屏:“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陆离笑了笑,躲出了屏幕外,一字一句开始说:“白羊座,喜欢吃辣,喜欢画画,肆意张扬,最好是长沙人。”


最好,姓许。陆离心里默默想。


陆离一直觉得许清梦已经算是生命中的过客了吧,少年旅途中的一抹亮色,梦里的侧脸,她的样子穿梦而来,而他总是站在客厅的那副水墨画面前抽一根又一根的烟。


果然,直播的录屏下面的留言都是:“我是白羊座!看看我!”或者是:“巧了,我是长沙人!”


怀念要比经过长,留声机在播放着经典老歌“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于是,在他每场演出的最后,他都会轻声哼唱这首歌。陆离只能等,等着微信里的红色感叹号消失,他不知道许清梦会不会来,火烧云蔓延了整片天空,“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

那天晚上,陆离哼唱的就是这首歌。


不知道许清梦听没听见。


许清梦是世界给他的善意。

后来才知道,喜欢和在一起好像没有关系

后来才知道,喜欢和在一起好像没有关系。

在那场医院风波之后,许清梦果然除了打钱,一句话都没有多说过,但是陆离还是坚持发52条微信。

执念。

“这种感情最残忍的地方在于,从它发生的最初就已经到达巅峰。那种怦然心动,那种想要收割对方的强烈欲望,那种迫不及待想要到达未来的期许,都在开始就已经被预支,从此往后,再怎么走都是下坡路。

”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了未来。后来有一次陆离在朋友圈中看到了她和别的男人出去,夜店里,灯光暗到极致,氛围感很足,她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有一种妖娆的美,她周身的氛围就是醉生梦死、没有明天,但是却有着致命颓废的吸引力,让人想与其没日没夜地谈天说地,哪怕世界末日就要来临。

可是,已经没有可是了。他砸碎了一个又一个杯子,手指被划破了伤,却没有任何痛觉。陆离厌倦明明心痛的要死,却还是没有资格再次靠近她。没有资格的吃醋真的很难受。

后来的后来,他假装自己不再爱她,装作不想她,装作已经忘记,装作不在意,装作又离开的勇气。

后来,她只发了一句,对不起。

后来,陆离将所有的心思扑到音乐上,她说过,他们都是黑暗中的花朵,所以,陆离要做到给所有人看到,他要拥有更多,他不想在重复这样的悲剧,他会遇到更好的,他一遍又一遍安慰自己,写了很多歌,唱了很多很多遍。

后来,他在写歌的时候眼前总是浮现出那个烧烤店,那场比赛,那个晚上,那个女孩眼睛里好像有星辰大海,亮晶晶得看着他,拿着她画的画杵到陆离眼前说:“我们都是黑暗中长出的花朵”。

后来的后来,过了很久很久以后,时间真是个好东西,他终于把她放下了,只是偶会会想起他生命里曾经出现过一个肆意张扬却又清冷的白羊座女孩。

后来,他离开了家,离开了长沙。提着行李箱,带着那种从淤泥里长出花的信念飞到了西安。

陆离想尽可能的,把他理解的音乐带给听众,一种抛开了浮躁浮夸,退下了所有外壳的音乐,而且他认为,只要有人 用心去听,他的作品一定能得到大家的共鸣,他有这个自信。

他想拥有很多,拿到自己该拿的,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他,只想听听许清梦亲口告诉他为什么。那个在他深陷黑暗时毅然决然奔向他的人,怎么可能不爱他。

2020年的时候,他参加综艺节目,凭借着才华一炮而红,鲜花,掌声,美酒纷至沓来。孤勇和热血把泥泞坎坷的路淌出了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从2017年演出的小场地变成了又数万人的音乐节,他站在舞台上,看见人群中有无数他的名字,无数人因为他而来,音乐声响得震天动地,陆离眼眶湿润,悲伤又温柔的气质让他周身的氛围变得不可琢磨。芸芸众生,不配英雄。曾经的年少戾气,凶狠又克制在时间的磨砺下,变成了一蓑烟雨任平生,像一条清澈的湖水,透亮却不见底。

暧昧上头的那一秒我差点以为你是真的爱我

暧昧上头的那一秒我差点以为你是真的爱我


那天晚上,他们从天黑聊到天亮,温柔的灯光洒在两个人的脸上,光晕的柔和让白天的陆离和许请梦都变得棱角平和了起来,陆离看着许请梦的眼睛,真希望时间能永远停留在此刻。



很多天后,陆离接到了一条信息。

“陆离,快过来,第一人民医院,快!”


许清梦破天荒给陆离发了一条微信,语气很着急。陆离看到消息的那一刻心慌到手抖,塞到嘴里的面包味同嚼蜡,拍拍手,拿起衣服就往门外冲。


“师傅,去第一人民医院,请快点,我有急事。”


陆离声音发颤。


他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父母离婚吵架的那天晚上,他一滴泪都没有流,冷静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自从遇到许清梦之后,他开始变得情绪外露,心情随着她的举动而变化,一个眼神都能让陆离想很久,他在乎她,非常在乎,他不能没有她,他们的关系在陆离这就像是鱼不能离开水一样。


冲进医院,陆离就看见站在急诊门前的许清梦,陆离看到她没有危险的那一刻,心就突然放下来了,掉在嗓子眼的心突然就回到肚子里了。搂过她的肩膀,陆离才发现,她在发抖。


给她披上衣服,陆离轻声问:“怎么了?”


“我姐,她赌博欠了钱,没还上。”她看着陆离,眼神空洞。


“不要慌,你等我来处理这件事。”那天,陆离只记得他拿出了他这些年在地下比赛中的所有奖金,还上了部分许清梦姐姐欠的债,总算,他安心了一点。


“我会还给你的。”许清梦低下头用很冷淡的语气说。陆离伸出手想要抱她,她侧过身去,拒绝了。


“以后,你留着我的微信,我会把钱打给你的。我们还是不要有过多联系了。”许清梦头都没回,进了病房,关住了门。


陆离站在病房门前很久很久,她是神经病吗?陆离心想,明明最需要人的时候,她却把他一把推开,许清梦把他当成什么人了,他不明白,攥紧的指节发白,他有什么资格认为许清梦是他的人,他们不是恋人关系,好像也只是暧昧过了头。


不是情人,不是爱,不是恨,也不是陌生人,只是两个人在冰冷的冬天里互相依偎,只是谁也给不了谁承诺。


陆离又去了那家烧烤店,在浓烈的酒精中,一个人喝到了很久很久。


打车回家时,车轰鸣而来,打出两道惨白的灯柱,一瞬间,所有东西都暴露在强光之下,一目了然。


原来,他还是只是一见钟情。


能骗自己的只有自己。


继续更文!